呼伦贝尔 【切换城市】

首页 > 房产资讯 >新闻内容

租客网:让租客市场多一点真诚,少一点套路!

2021年05月13日 11:06



如今,租房成了大多数人避不开的坎,许多年轻人刚刚踏入社会,为了一个温馨的家,斗中介斗房东,终于在经历七十二般劫难后,成为火眼睛睛的租房人。

租客网今天就来为大家罗列租房路上究竟有哪些坑,究竟该如何避免:

1、假房源:个别中介为了吸引租客,故意在平台上发布假房源,当你以为你捡到便宜的时候,其实是进入了中介的套路之中。这些假房源的真实目的是为了“引流”,把租客吸引过去,以假房源已出租为由,重新介绍市场价的真房源。


2、抢手货:你的看房路上可能会有一个强大的对手,他永远先你一步租下房子。每当你说要租房时,中介都会回答“另一个租客也看中了”,注意!这也是中介的套路之一,以这样饥饿营销的方式,为了让租客有紧迫感,能在下一次看中房源时立马给定金。

3、免押付一:当你准备付钱,将要拥有温馨小家时,千万不要掉以轻心,付钱签合同是最要警惕的一环。如果遇到免押金的说法时,千万不要贪小便宜,这也许是中介想让租户在他指定的金融机构申请贷款,而金融机构会向中介一次付清一年租金,不知不觉你就可能背上了巨额债务!


4、额外费用:即使退租也不能松懈,因为或许会面临各种理由的扣押金、额外收费。中介的合同上可能要求退租交200%违约金,或者以清洁费为由扣高额押金。房东有时会向你收取卫生费,家具磨损费。

5、涨房租:房东遇到物价、水电费上涨等情况,会要求涨房租,对不合理的涨房租一定要拒绝,同时一些中介也会假说房东涨价,实则中介获利。


刚步入社会,租房或许是我们上的第一堂课。一个好的租房平台,却可以帮助我们少走弯路。租客网为保障租客人安全,以合同的方式与出租方签订协议,保障房源正规。避免租客遇到奇葩房东、黑心中介、坑爹二房东,让租客市场多一点真诚,少一点套路。





相关推荐

如果你是传统门店老板,这篇文章,看了绝不后悔!

如果你是传统门店老板,你还不知道小程序,那你真得看看这篇文章了,看了绝不后悔。1、我们先来看一组微信数据:用户:微信活跃用户9.63亿,200多个国家,20多种语言,日均耗时90分钟;收入:2016年微信总收入过千亿;公众号:超过2000万个公众号,有近80%的微信用户关注了微信公众号,而在这些公众号中,企业和媒体的公众号则占了73.4%;小程序自2017.1.9日上线以来,现在正以每天新增23600个速度快速增长着……从上述的数据来看,小程序的爆发和发展速度,已经不能用快来形容了。面对这样的趋势,各行各业都想要抓住这波风口红利,实现转型。那么,小程序这么好,为什么实体店更需要它呢?1.开发周期短和传统APP不同,微信小程序只要改好一个版本就行,而APP需要编写IOS和安卓两个版本。在开发周期上,微信小程序比APP要至少省掉2/3的时间,最快的时候3天就有可能上线成功。2.资金少由于开发的周期短,中间很多环节都比APP少,因此,成本自然就会降低很多。对于很多中小企业来说,微信小程序可以说都在能承受的范围之内。3.获取用户数据容易我们知道,很多APP必须注册,才能使用。而微信小程序是系统自动注册的,会自动获取你的信息,在用户还没有准备的情况下,作为商家的你,就已经将用户的信息掌握了。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功能,就是附近小程序。这个附近小程序你知道对商家有多大好处吗?附近的小程序其实你可以理解成你的周边服务,周边5公里以内的都可以识别到。系统会自动识别周边都有什么,比如,美甲店、餐饮店、洗衣服店等等,用户一旦养成使用小程序的习惯,需要这些服务的时候,点开附近小程序就可以直接下单。而作为老板的你,在选择店面的时候,也不用非得选择地理位置好的,稍微次好一点的地方也是可以的,这样能节省掉很多成本。也不再需要那么大的面积,因为大多数人都是通过线上下单的。这些都是小程序能够为实体店带来好处的例子,对实体店可以说只有利没有弊。想要了解更多内容,可以进入优联互通官网查看更多行业文章,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专注开发小程序、网站等,聚集众多优秀案例及行业资讯,五年开发及营销经验,可以助力商家快速获客!

2021年04月08日 10:11

海底捞创始团队启动“套现”离场 15亿港元只是一个开始

本篇文章2176字,读完约6分钟海底捞股东配售公告不久前海底捞创始人内部信选拔“接班人”时,就有人解读为张勇及其团队在铺垫获利撤出。从最近的海底捞股东配售公告来看,张勇夫妻、执行董事施永宏夫妻将套现15.6亿港元。这意味着,获利退休计划已正式开启。在行业内看来,这15.6亿港元仅仅是一个开始。创始团队“套现”对于创始团队套现超15亿的行为,海底捞认为对公司经营没有影响,且解释为“个人公益计划”。据海底捞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,2020年5月6日,海底捞股东SPNPLtd.及LHYNPLtd.拟以每股33.2港元的价格配售4700万股股份,占公司已发行股本0.89%。配售计划将于2020年5月11日上午9时完成。紧随配售完成后,张勇、ZYNPLtd、舒萍、SPNPLtd以及NPUnitedHoldingLtd将继续为海底捞公司的控股股东。值得注意的是,SPNPLtd.以及LHYNPLtd.为海底捞创始人团队的各自持股通道。其中,SPNPLtd.权益由公司创始人张勇的妻子舒萍拥有,LHYNPLtd.权益由公司执行董事施永宏及其妻子李海燕拥有。有消息称,经过此次配售,海底捞董事长兼实控人张勇夫妇及“二把手”施永宏夫妇将套现15.6亿港元。针对这则公告,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了海底捞相关负责人,对方表示,股东配售对增加海底捞在资本市场的流动性能够产生一定的作用。股东配售的总量小,不代表公司基本面的变化,更不是对未来有不同的预期,公司经营不受任何影响。另据海底捞公司对北京商报记者透露,股东个人在社会公益事业等方面,有一些资金上的计划和安排。对方提供的信息显示,今年1月21日,张勇在成都与简阳市签署协议,个人向家乡捐赠一亿人民币提升家乡医疗机构的基础医疗设施,资金在下半年到位。15亿只是个开端距离这则公告不足两周之前,海底捞曾发布自愿公告,宣布了未来10-15年的领导人才接班选拔计划,意在为高级管理团队远期退休提前储备与锻炼人才。前后两个动作不无关联,不过是“套现”退场的更明确信号。当时,海底捞透露,选拔排除了施永宏、苟轶群、杨小丽创始人团队,并解释为“原因是太贵了,对未来董事会性价比不高”。公开资料显示,张勇夫妇1994年和施永宏夫妇一起创办海底捞火锅,杨小丽和苟轶群分别在1995年和1999年加入,目前张勇担任海底捞董事长,施永宏任执行董事,杨小丽为首席运营官,苟轶群为决策委员。今年春节以来,海底捞经历了不少风波。先是涨价、公开致歉、恢复原价……一系列动作引起公众关注,如今管理层前后两套动作再使海底捞陷入舆论中心。一位不愿具名的餐饮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海底捞是上市公司,接班人选拔计划并非仅仅是张勇一人决定,所以从张勇宣布海底捞接班人选拔计划开始,就已经为自己获利退场做了铺垫,而此次配售计划公告,是张勇等创始人“套现”退场的更明确信号。“从海底捞公司的体量和张勇个人财务状况来看,15.6亿港元仅仅是一个开端”,上述业内人士表示。他解释道,如果市场反应稳定,创始人很有可能继续进行股份配售计划,而这也是上市公司发展的必然趋势。对此,北商研究院特邀专家、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也表示赞同,从此次小体量的股份配售计划来看,张勇等创始人团队退出海底捞计划已经开始了。资本力量使然?自上市那一刻开始,资本的力量就已超越了创始团队的意志。业内观点认为,餐饮品牌一旦发展上市将面临更多的市场化考验,随着资本的介入,在品牌的长远发展上有更多的需求,其中,子品牌的孵化更加考验企业的市场管理能力与产品创新力度。因此多数的决策层权力需要让位于市场化的规划,最终创始人团队以股份配售等方式退场的结果也是必然。另一个角度看,强势的掌舵人往往对应着高执行力、低创造力的下层团队结构。赖阳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尽早地对企业进行决策结构的调整,有利于规避企业风险,当决策者非常强势的时候,团队的执行力就会非常强,但是创造力则有限,因此品牌传承将会出现问题,只有决策者逐渐淡出公众视野,让更多有创造力的人才脱颖而出,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接班过程,这也利于企业长远发展。“张勇夫妇等创始人夫妇退场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不可能在退休前突然将股份进行配售、转让等,因此需要一步步‘套现’离场,这也是可以理解的”,赖阳说,他们既启动了接班人选拔计划,又将股份进行了配售,也是为海底捞铺垫未来规划,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将品牌做大,如今也到了收取回报的时候,将股权转化为收益也是收取创业回报的一种方式。

2020年05月11日 11:48

长租公寓青客疑似“暴雷”,好怕它成为下一个ofo

频繁的暴雷声,最终炸掉的是这个行业的声誉,还有多少租客敢选择长租公寓?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连线Insight”(ID:lxinsight),36氪经授权发布。2019年夏天,刚毕业的杨圆圆决定前往上海工作。在只身前往陌生的城市租房时,她的选择方向是青客、自如等国内知名的长租公寓平台。“青客毕竟比较大,在全国各个地方都有分公司,应该可靠一点。”杨圆圆说。在上海工作了小半年之后,疫情改变了职业规划,杨圆圆在思量再三之后准备回到老家工作。3月16日,杨圆圆联系房屋管家要退房,但在办完了退房手续之后,她办理的两万多的租金贷却迟迟没有结清。3月底,她依旧收到了华瑞银行发来的4月房租的还贷短信。“我当时就很奇怪,房管告诉我手续办理要一阵子,可能要4月份。”杨圆圆担心影响征信,还是选择交了4月的房租。一开始,管家回复杨圆圆称自己已经提交了申请,但是审批、退款的速度无法控制。但在杨圆圆的持续追问之下,房管却再也不回复了。她在网上搜索后发现,青客的推诿并不是流程长那么简单。在黑猫投诉上,青客公寓已经有高达4945条投诉,其中还有3915条投诉尚未完成,微博上也聚起了一批集中维权的租户,他们或是退房之后押金与租金贷尚未结清,需要继续还贷,或因青客拒付房东房租而被赶出门,或者押金被退回青客对账App里,却无法提现。租客们与青客员工的沟通,图由受访者提供维权的还有房东,部分房东连续几个月没有收到青客的房租和水电费,还被以疫情为要求减免房租,但青客没有对租客减免。对此,青客方面在4月2日回复新京报称:由于疫情影响出现资金倒挂,且公司尚未完全复工,目前正在和房东协商,也在陆续支付房租。租客方面,被强制搬离的会进行安置,已经退房的租客会尽快解除贷款。4月16日,青客发布一则官方声明,声称疫情给整个行业带来了影响,但青客作为头部企业代表一定会继续坚守这个行业,小部分房东、租客的纠纷会逐步处理解决,争取在3个月内逐步恢复正常。青客的说辞永远是“等”,但是租客们已经面临被房东断水断电、换锁的现实困境。房门被上锁,图由受访者提供4月18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,建行旗下的上海建信住房服务有限责任公司(简称“建信住房”)进入接盘,目前已接下杭州青客5000间房源,并在上海、南京等城市做资产调查,挑选接盘房源。杨圆圆告诉连线Insight,有一些没有退房的租客,房管说可以转到其他房租更高的房源,也可以转到建信的房源,但是依旧不知道其他退房租客的押金和贷款怎么处理。作为“长租公寓上市第一股”,“流血上市”仅五个月,青客公寓就扛不住了。国内其他头部长租公寓品牌皆是如此。春节后,蛋壳公寓因要求房东减免房租、却不对租客减免的“两头吃”行为,被称之为“薅羊毛”,自如也因为续租租金普遍上涨10%-30%而登上了热搜。资本曾是长租公寓的续命良药,但在密集的暴雷之后,加上疫情的影响,资本不再跟进,长租公寓的亏损就成了致命毒药。2014年-2015年的行业爆发潮以来,五年过去了,长租公寓为什么还是这么脆弱?租金贷和房子退不了,还差点被房东赶出门杨圆圆遇到了不少遭遇相似的租客。她所在的一个300多人的维权群里,涉及贷款金额总计将近500万。其中,有人在上海本地找了律师事务所打算诉讼,像杨圆圆一样贷款金额较大的租客参与进了这场维权,共计20个人平摊4万块钱的律师费。但律师很直白地告诉他们,不一定能保证把钱追回来,如果青客真的破产了,就算诉讼赢了也拿不回钱。这个维权群里,不少人都办了一年、甚至两年的租金贷。刚进入社会的杨圆圆并不知道什么叫租金贷。“没有被带领去办卡,就是录了一段视频,内容包括个人信息以及办理的业务,比如我说办理了19+2(付2个月的押金,房租+押金分期19个月)的分期。”她告诉连线Insight,她没想到,管家口中的“分期”,实际上是“贷款”。杨圆圆的房租是1500元左右一个月,她现在身上背的贷款还有两万多。刚毕业、工作没稳定就背上这一笔数字不小的贷款,她不禁感到有些许压力。4月15日,青客在上海设了五个线下办事处,通过上海地区的青客维权群,杨圆圆得知办事处几乎没有人在办业务。她还经常在群里看到租户无奈的维权行动:办事处的电脑屏幕被前去维权的租客换成了骂青客的图片;有人因与青客员工冲突报了警;有人站在马路边上青客广告牌下,举着资料对来往路人高呼“青客是骗子”,极具讽刺的是,背后的广告牌上印着“我们是青客,我们是好人”的标语。对于租客们退房后依旧背负贷款这一问题,青客方面给的回复是“因为疫情,公司还没复工”,但是租客并不相信,“武汉都复工了,他们还没复工吗?”这两日,青客方面给出的回复又换了说辞,大意为“目前复工人数还比较少,每天办理业务的能力下降很多”。“万一像ofo一样,给办理退款,但是排到几百年后呢?”杨圆圆和其他人并不相信青客的说辞。租客们的维权,图由受访者提供由于难以得到青客的反馈,受害者们只能找地方维权,他们尝试了信访、市长信箱、媒体曝光等多种方式,杨圆圆甚至在一天内写了三封信投诉到市长信箱。最近,租客们发现青客对账APP上的退房功能直接下线了,甚至没办法办理退租。南京的青客租客李力亮告诉连线Insight,他的租金贷还有两个月到期,即他需要在6月份退房。但是由于签合同的时候有优惠政策,如果6月份他不能退房,就会自动再续房两个月,用押金来抵房租。他已经不想再在青客继续住了,但现在连房子都退不了。由于青客没有及时支付房东房租,房东也开始采取措施。不少租客在网络上声称自己被房东赶了出来。李力亮差点也成为其中之一。4月8号,李力亮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房东在门口贴了通知单:2019年业主本人已告知青客如果不给房租,你们就要搬走。但现在青客托管公司房租一直未给,特告知4月10日搬!房东们贴的告示,图由受访者提供两日内搬家的要求让李力亮很为难。8日晚上,李力亮和另外两个合租室友坐在一起商量之后,主动联系房东提出了解决方案:在合同到期前,每个月按原先房租的70%交给房东,如果青客把房租给到房东,这笔钱就退还给租客。也就是说,万一青客迟迟无法把房租给到房东,李力亮就需要一边还分期贷款,一边给房东交房租。“租金贷+长租公寓”,一向被誉为是多赢的创新,而如今,租客却成为其中的最弱势群体。问题在疫情前就已爆发,对账App的钱无法提现“我年前该退的到现在都没退,别跟我说是疫情影响,你家12月底就疫情了啊?”有网友在看到4月16日青客发布的官方声明之后,愤懑地在社交平台吐槽。青客的问题,并不是因为疫情才爆发的。这并不是第一次青客没有向房东付房租,去年12月,李力亮也曾因为青客未把房租交给房东而差点被“赶出去”。2019年12月25日,原本应该是青客向房东交2020年第一季度房租的时间。但是房东没有收到这笔钱,于是让李力亮搬走。但当时,在与房管沟通之后,这笔钱很快被打到了房东青客对账APP的账户中。但这一次,李力亮连房管都无法联系上了。经过两次青客拒付房租,李力亮连连感叹青客“太不靠谱了、感觉被套路了、租个房太折腾了”。但他无法联系到的青客员工,却主动给李力亮没有办理租金贷的室友打了电话,声称房东要把房子收回了,要求他在24号之前搬出,让他下载青客对账APP,押金会退回到他的账户里。“不过房东告诉我,去年12月迟付的那笔房租也被打到了他的青客对账APP,这笔钱一直没办法提现。可能当时公司资金链就已经出问题了,退不了。”李力亮告诉连线Insight。在上海青客公寓总部所在的办公楼,曾有物业工作人员对媒体回应,青客是该座办公楼规模最大的公司,在16楼买下了两间办公室,除此之外,在9、15、17、19、20等多楼层都租赁了办公室,不过在过年前后都已经退租。员工也像“凭空消失了一样”。青客品牌部在对外回应时表示总部之前还没有获得复工资格,退租的部分搬至其他地方。青客公寓年报显示,2019财年青客公寓净利润亏损达4.98亿元,而在2017财年和2018财年,分别亏损2.45亿元和4.99亿元,即近三年青客公寓累计亏损达12.42亿元。其他数据也并不乐观。财报显示,2019财年青客公寓总资产为17.997亿元,总负债为26.106亿元;近三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37.17%、143.82%和145.02%;现金流分别为0.44亿元、1.17亿元、0.88亿元。负债率攀升,现金流紧张,青客公寓作为长租公寓赴美上市第一股,情况一直以来颇为糟糕。在2019年11月5日青客公寓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,股价在短时间内一度涨至19.05美元/股,市值突破9亿美元,但随即又一路走低,目前市值与上市之初相比缩水三成。春节后的2月至4月曾是租房市场期待的旺季。但在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下,以往的租房潮并未如期到来,反而迎来了租客的退房潮。青客公寓在2月份对外回应,账面还有1亿元资金,以此粗略测算,大规模退租势必对青客公寓的资金链产生影响,严重情况下甚至会断裂。这或许也就是青客方面推诿退租,甚至APP中押金无法提现的缘由。一门危险而脆弱的生意绝大部分租客的困境,就是从租金贷延展开来的。银行将整笔租金提前支付给长租公寓,租客每个月按时向银行还贷,长租公寓将贷款金额扩充为资金池,将租客交房租和房东收房租的期限错配,把贷款金额用于收房等市场竞争行为。一般来说,在长租公寓办理租金贷,会比每个月自己缴纳房租便宜100-200元。看似对租户和平台都有益的方式,一向被反对者冠上了“空手套白狼”的名号,即长租公寓把风险转嫁给租客。一旦长租公寓的资金链出现问题,无法向房东及时支付房租,租客就面临着被房东强制退房的风险。无论是重新租房,还是与房东签订新的合同,租客的租金贷往往也不会停止,依旧需要背负剩余的贷款。租客和房东成为这场资本游戏里的试错对象,长租公寓手握的一笔资金也大多用于高价收房。2018年,前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曾在面对媒体采访时提到,市面上的长租公寓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%-40%在争抢房源。一旦资金链断裂,将出现房东驱赶租客的情况。当时,自如CEO熊林、时任蛋壳公寓执行董事长沈博阳接连否认“长租公寓在通过价格战的方式搅乱市场”这一观点。但在数天之后,在鼎家爆仓事件中就应证了胡景晖的判断。鼎家爆仓事件中的一个受害者租户告诉连线Insight,到最后她都没有拿回钱,为了不被赶出去,又重新和房东签了合同。自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,长租公寓因资金链断裂退场的消息愈发频繁。据投资界报道,去年一年中仅媒体公开的陷入资金链断裂、跑路、倒闭等的公寓数量就高达52家。青客公寓的危机也同样相似。“青客公寓的问题主要是快速扩张带来的资金链脆弱问题所致。”有业内人士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“前几年长租公寓的盲目扩张‘流血上市’,导致企业抗风险能力变差,对租金贷的过度依赖也使其流动性受限,疫情导致的退租和空置问题更加剧了资金链断裂风险。”另一家上市长租公寓蛋壳,情况也没有更好。3月25日,蛋壳公寓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。2019年全年,蛋壳公寓收入为71.29亿元,同比增长166.5%,净亏损为34.37亿元,2018年亏损13.70亿,亏损幅度同比扩大151.06%,经调整后的EBITDA为亏损19.22亿。在今年1月上市时,其发行价格13.5美元/股,截至4月17日收盘,股价为7.16美元/股,已经跌去46%。长租公寓是少见的无法通过规模化带来更多收入的行业。虽然租房价格不断上涨,但由于头部竞争更加激烈,平台拿房、营销、获客等成本同样高企。财报显示,蛋壳2019年全年租金成本,较去年同比增长194.7%,由人民币21.718亿元增至人民币64亿元。由于广告宣传力度、公寓激励措施加大等原因,年度运营开支102.79亿元,与2018年的38.96亿元相比增长163.8%。据PingWest品玩报道,长租公寓企业优客逸家CEO刘翔认为,企业若持续几个月出租率在80%,则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。目前很多企业的出租率已经低于80%这条绝对红线。在疫情之下,长租公寓比以往更加接近这条生死红线。在正常情况下,青客的续租率等数据也并不漂亮。财报显示,2019财年,青客公寓与已终止租赁租户的平均锁定期为11.3个月,仅有5.5%租户会选择到期续租。在青客已终止租赁合同的租户中,有48.4%租户在预付款所涵盖租赁期内终止合同,被没收1~2个月租金。从另一个角度来讲,青客、蛋壳、自如作为国内头部长租公寓企业,在疫情这样的特殊时期,“两头吃”、涨价的行为屡遭曝光,恶名缠身的长租公寓,还会是一门受租客和资本青睐的好生意吗?平台亏损,资方烧钱,租客面临被赶出去的风险。这一门生意里,没有赢家。频繁的暴雷声,最终炸掉的是这个行业的声誉,还有多少租客敢选择长租公寓?本文经授权发布,不代表36氪立场。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2020年04月19日 16:42